生物的多样性是生态文明的重要基础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03-14 10:47:50字体大小:【
标签: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人们对其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日益重视起来,保护生态环境也就成为当今社会发展中所绕不开的一个重要课题,中国如此,世界各国亦是如此,党的“十八大”就明确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的要求。对于如何搞好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生态文明,每个地方、每个人可能会有各自不同的理解和描述。不过,在笔者看来,这些都万变不离其宗,离不开“维护生态平衡”这一老话题!而维护生态平衡之要义,则是要保持生态系统中生物的多样性、种群结构的稳定性及食物链的完整性,使各类生物能够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地充分发挥自身的功能和作用,保证系统中物质和能量能够正常传输和流动,确保系统保持良性运转状态。下面,笔者谨以渔业生态系统(亦即水生生态系统)为例,就生物的多样性保护对于维护生态平衡、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意义,谈一谈本人的观点和看法。

    渔业生态系统是一个重要的生态系统,具有生产、净水、调气三大功能。与其它生态系统一样,渔业生态系统中的生物按照功能和作用不同,可分为“生产者”、“消费者”和“分解者”三大类。

    “藻类”等水生植物体(以下简称“藻类”)是“生产者”,其功能是生产有机物质和能量,为系统的运转提供动力,是系统三大功能的根源所在,吸“碳”、产氧、除污、生产一样不缺,在系统中的地位极其重要。这一切要归功于其绿色植物的身份、归功于其一项特殊本领——光合作用。光合作用能以水、无机物、二氧化碳等无机物质为原料、以光能为动力合成有机物、将光能转化为生物能、释放氧气。因此,“藻类”是系统的发动机、除尘器、制氧机和生产车间,系统中所有的有机物质和生物能量的最终来源。离开了“藻类”,离开了光合作用,系统就要停摆,一切生命活动都将嘎然而止。然而,“藻类”个体小、寿命短、结构简单,不利于物质久存,不利于保存“战果”:死亡后,只能被“微生物”迅速分解,吸收的物质重新回到水中,合成的有机碳又以二氧化碳的形式回归大气,生产的氧气和能量也被“微生物”消耗得一干二净。如此,则光合作用所取得的一切成果都将化为乌有、重新归零;“藻类”作为植物,是不能自行离开水体的,也就不能将物质带离水体,净水目的就无法实现;目标小而分散难收集、价值不高且不实用,则不能成为人类生产的目标产品或其它高级“消费者”的捕食对象,无法直接借人类和高等动物之力脱离水体,以实现其净水、生产等功能、巩固光合“成果”之目的。所有这些都说明,“藻类”虽有生产、净水、调气三大功能等功能,但“变现”能力是有限的。“藻类”要最终实现这些功能,首先必须对其生产的物质和量能进行收集、转移和转化,并将其向一些寿命较长、个体较大的生物体集中,为这些功能和价值的实现创造条件——寿命长则保存“战果”的时间就较长;个体大则目标明显,容易被捕捞、捕捉;物质和量能集中则经济价值高,人类和高等动物更愿意捕捞、捕捉——经集中后,功能和价值实现起来就变得容易得多。然后,人类和高等动物对那些经过物质和量能集中、价值转化之后的生物体进行捕捞、捕捉,将物质和量能带离水体,实现经济价值和对水体的净化,将光合“成果”进行固化。

    鱼类等水生动物(以下统称为鱼类)是系统中的“消费者”,其功能是对“藻类”物质和能量进行收集、转移、转化和存贮。它们是出色的收集工和搬运工,是“藻类”各项功能和生产价值实现的重要载体和中转站,是系统中物质和能量的重要出口。滤食性、植食性鱼类对“藻类”的摄食,就是对其生产的物质和能量进行收集和转移,而此后其它肉食性鱼类对滤食性、植食性鱼类的捕食则是对物质和能量的再次集中、转移。与“藻类”相比,鱼类的寿命较长、体形较大、物质和能量相对集中、价值较高且较为实用,具有将功能与价值进行“变现”的基本条件,正是鱼类的收集功能,“藻类”生产的经济价值、系统的各项功能的实现才成为可能——随着人类和其它高等动物对鱼类的捕捞并将其带离水体,“藻类”生产的一切功能和价值也就得到了最终的实现、光合作用取得的一切“成果”也得以巩固,水产品就是“藻类”生产经济价值、光合“成果”的最终表现形式。没有了鱼类的收集、中转,系统的一切功能将无从谈起,“藻类”的光合“成果”也是只能是昙花一现、“烂”于水中。没有鱼类,水中的物质将传输不出去,将会引发生态灾难:其一,水中物质越集越多,水将变得越来越脏,人类等高等动物将无水可用,生存将面临威协;其二、水体将“富营养化”,引发“藻华”。首先是“藻类”在短时间内“爆发式”生长繁殖,数量剧增;之后,随着水中营养物质的耗尽,这些“藻类”便集体死亡,在短时间内被“微生物”集中分解,造成水中的有毒物质剧增、溶氧被大量消耗,引发系统中生物(尤其鱼类等需氧生物)的大面积、毁灭式死亡,严重破坏生态平衡——“藻华”过后,所在水域鱼虾绝迹,有些物种甚至灭绝,生态平衡的重建旷日持久。

    细菌等“微生物”(以下简称为“微生物”)是系统中“分解者”,负责对系统中的生物遗体、有机物残骸等进行分解,将其中的物质重新释放到环境之中。这种分解看似是空耗物质与能量、与光合作用等生产行为背道而驰的无用之举,其实不然。良好生态的一个重要标志是系统能够不停地运转状态,与之对应的则是其中物质与能量的流动性——不管是正向的还是逆向,都非常必要。如果没有“微生物”的分解作用,则所有的、能为生物所用的物质都将被封存于活着或已死去的各类生物体内,“生产者”将因缺少原料而难为“无米之炊”,将不会再有新的有机物和生物能量产生,不会再有新的生命产生。在原来的生命体不断地老去、死亡之后,世上将不再有生命存在;生态系统将因失去动力而停止运转;二氧化碳将被耗尽,地球将因失去“保温剂”而“体温”不保,将会变得越来越冷,甚至变成冰冻星球。“微生物”的分解运动,把那些封存于生物体内的物质重新释放出来,让这些物质能够被循环利用,只有这样,世上的生命才能生生不息。

    综上所述,在渔业生态系统中,尽管“生产者”、“消费者”和“分解者”的功能和作用各不相同,但它们在系统的地位是同样地重要、都不可或缺,三者的密切配合才是建立良好生态的关键。在上述三者之中,任何一方的缺位,都是一个灾难:没有“藻类”等“生产者”,就不会有有机物质和生物能量,系统将停止运转,鱼类等水生动物将不会出现,细微等“微生物”也会慢慢消失;鱼类的缺位,则系统中的物质和能量的传输受阻,整个系统将变成“死水一潭”; “微生物” 的缺位,则系统将惭惭变老、暮气沉沉。而要保证三者都不缺位,关键还是要确保系统中生物的多样性。

    对于其它陆生生态系统而言,尽管其中的生物种类与水生生态系统大不相同,各生物的功能也稍有差别,然维持系统的良性运转和生态平衡的基础还是生物的多样性。陆生绿色植物由于个体较大,又处于干燥环境,不易为“微生物”分解,可以不依赖其它生物即能保存光合“成果”。然而,这些陆生绿色植物也不量“全能手”,在某些方面还是需要其它生物帮助的。如:它们需要昆虫等生物帮助授粉才能繁殖,需要其它动物搬运种子才能完成种群的扩张繁衍;而某些肉食性动物对植食性动物的捕食、控制其数量,则是对陆生植物的一种保护;陆生植物生产的物质也不一定能为人类直接利用,这就某些植食性动物来帮助转化,使其符合人类的使用标准。由是观之,不管是哪类生态系统,其生态平衡的维护的基础都是维持生物的多样性。

    最后,笔者认为:除极少数高致病性、高危害性生物之外,世间万物都应是我们美丽家园中的成员、皆有存在的理由,确保它们的“生存权”是建设生态文明的应有之意。(万年县水产局 毛建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