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都峰下的遐思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04-03 23:40:17字体大小:【
标签:

“国庆征文”改稿会后,地区文联组织部分作者深入生活。期间,我们游览了名闻遐迩的黄山。

七月二日,我们一行自后山拾级而上,自云谷寺始,步入胜亭,过自始峰,临清凉台,夜宿北海。翌日,越光明顶,上莲花峰,登玉屏楼……

黄山真可谓佳境胜地,石林峰海,呈奇献巧;峭壁纤云,姿态万千。叫人生发出凌虚御风、飘然若仙之感。

这里山势很陡。形如壁立的天都峰下,有一块小平地,是登山人驻足小憩之处,旁边立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不上天都峰,白跑一场空。”这话很有煽动性和诱惑力。在它的撩拨下,仰望有“天上都会”之称的天都峰巅,我倒真想撤销自己原定在此留步的打算,也上“天上都会”浏览一趟。这时,正好一位人高马大的小伙子从峰上下来了,我赶紧问:“上天都峰难么?”小伙子回答:“难,难极了!”我又问:“险么?”小伙子回答:“险,险得惊心!”这问题,我问过许多人了,回答大都差不多,只是对难与险的解释各有不同意趣罢了。我指着那“通天云梯”,问小伙子:“不是有路么?”“那叫什么路?”小伙子叨咕开了:“一千四百多级台阶,小得只能容下脚尖,全程数十里,才一百九十四个石栏杆,六百米铁索……”他如数家珍,还有一番逸趣。“你看我能上么?”我自然问得挺幼稚,他也不客气,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答非所问地说:“那‘鲫鱼北’,长达30多米,宽才七十公分,两边直削,深不见底,我可没敢上去。”言外之意,像我这等弱女子更是不行。我的三位同行说:“你还是按原计划在此休息得了,我们会代你向天都峰致意!”谈笑之间,他们便开始了健步登攀,且很快到达了天都峰,叫我羡慕得满身不舒坦。可不,谁不想领略那“峭壑阴森、松枫相间、五色纷披、灿若图绣”的风采?谁不想消受“万峰无不下伏、独莲花与抗耳”的豪情?更何况我们此行,就是为登黄山探幽揽胜的呀!

揽胜不得,心里怅然。宋朝王安石有道:“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我很为自己的踌躇不前感到羞愧,如同我在文学这个狭窄的小道上登攀一样,若非文坛长辈屈尊相扶,我恐怕早就退下来了。就是现在,我仍然没敢树立攀登文学峰颠的信心啊!

两小时以后,同伴们回来了,他们迎着我钦羡的目光说:“我们已代你向天都峰致意了,天都峰也欢迎你不日御风光临。”

……

再见了,黄山!

再见了,天都!

此行虽没有了却登天都峰之愿,但我却在此领悟了“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的妙境,也同时认识了我自己。

路在勇敢都的脚下。天都峰呀,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