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亮你 温暖我 -----赴江西省女子监狱演出小记

发布者:cfh 发布时间:2015-05-16 11:06:29字体大小:【
标签:

 

    彭杰

    平生第一次,走进女子监狱看望服刑人员。

    母亲节前夕,接到女子文学会胡会长的电话。电话里她简单地说明了此次活动的目的与安排,话语中我听出了她的焦虑与担忧。她希望我能助她一臂之力,担任本次演出活动的主持人。我当即应承下来,或许是胡姐真诚的话语不容我推辞,或许是此次活动的特殊性让我充满好奇。随后,在只有一天的排练时间里,我内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就这样草草排练的节目能上台吗?在与女子监狱毫无配合的情况下能演出成功吗?一连串的问题让我满心质疑。

    5月10日早晨,天刚亮,我们载了满满一车的爱心礼物和演出道具出发了。由于不熟悉地址,到达女子监狱已经晚了一个多小时。当我们走到演艺大厅门口时,还以为里面空无一人呢,可进门一刹那,看到大厅里黑压压坐满了人。服刑人员整整齐齐地坐满了大厅,所有干警也坐在前排和过道。听说江西五套和法制报的记者也来了,要现场直播和报道。我听到自己心里“咯噔”一下——不是紧张,而是意外。原本想象是小打小闹的演出,没想到这么重视,这么高的规格。

    来到后台,与音响师(服刑人员)简单沟通一下。灯光一亮,我与兰英缓步上台。站定,环顾台下,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我们身上,那一刻我并没有紧张,心中升起的是一股股暖暖的暗流。第一个节目是我们的集体朗诵《我是幸福的》。尽管我们的姐妹不是专业的演职人员,但每个人都全情投入,深情演绎。诗歌中真诚的语言是我们内心亲情的呼唤,母爱的呼唤。那一刻,台下热烈的掌声告诉我一切的顾虑都是多余的,她们不是麻木的,她们也有情,也有爱,也有泪,也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灵魂的啊。第一个节目表演结束让我信心倍增,会场的组织井然有序,音响、灯光都为节目的表演创造了很好的效果。会场始终流淌着浓浓的情,从台下服刑人员的表情、眼神和时时传来的啜泣声,分明让我感觉到她们的心被深深触动着,她们心中的愧疚和悔恨、思念与渴望,都化作涌动的潮,在起伏,在升腾,在澎湃。

    当我朗诵《万年,我思念的家乡》后,引出两位万年籍服刑人员,让她们上台领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唱着唱着,她们的声音哽咽了,此时,她们意外地看到她们的母亲由干警搀扶着走上台来。情感的闸门轰然决堤了,她们两对母女抱头大哭。我走上前去即兴做了个采访,问那位母亲:此刻你想对女儿说什么呢?那位母亲颤抖着嘴唇,不知说什么好,只重复着几句话:感谢政府,感谢你们!又采访服刑中的女儿,她边擦眼泪边哽咽着说:我有十年没见到妈妈了,我好想我的妈妈,感谢政府的关心……

    表演在继续,感动在继续。由女子监狱映山红艺术团表演的舞蹈《阳光康巴》,万年女子文学会表演的歌曲和舞蹈《春暖花开》,如和煦的春风,温暖的太阳,召唤她们走出阴霾,走向阳光。当表演手语操《生命的河》时,我原本还担心台下服刑人员不会互动起来,可是,第一遍音乐响起,“生命的河,喜乐的河,缓缓流进我的心窝”由我们的姐妹领操,台下全体跟随音乐动起来了。“天上的乌云,心里的忧伤,全都洒落。”我想,我们所有节目的良苦用心,她们全都懂得了。手语操结束我们台下的姐妹纷纷与身旁的服刑人员深情拥抱。不是刻意做作,是节目的感染,是情感的共振,让拥抱是那么贴切,那么自然,那么有力,那么深情。

    我站在后台,撩开幕布看到这一切,深感意外和震撼。

    由女子文学会沈艳珍与服刑人员共同朗诵诗歌《妈妈,请为我点亮那盏灯》之后,我们把点亮的蜡烛送到13位万年籍服刑人员手上。随后将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她们。音乐再次响起,“哦,妈妈,烛光里的妈妈……”小小的烛光萤照出感人的画面——紧紧的拥抱,闪闪的泪花。尽情地哭吧!我站在幕布后面本想走上台前说点什么,但此刻一切言语都是多余。

    整台演出在情景剧《这样一群女子》中结束,这个情景剧展现的是女子健康美好的生活。琴棋书画,高雅的情趣,向上的情操。刺绣和编织,体现了女子勤俭和聪慧。这些无不召唤服刑中的女子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召唤她们用勤劳和智慧创造自己的未来,召唤她们用善良和感恩回报社会。

    一个多小时的演出结束了,节目虽显粗陋,但帮教效果出奇的好。当我看到服刑人员排队走出大厅时,我看到她们一个个红着眼睛,擦着眼泪。我想,任何冰冷的管制,任何苍白的说教都不能真正抵达她们的内心,唯有真情的打动,唯有母爱的呼唤,才能真正唤醒她们的良知与本真。

    临走时,一张稚嫩的脸跃入我眼帘,她——看起来还像个中学生,那么稚嫩,却身穿囚服。不,不光是她,还有映山红艺术团的服刑人员,在台上跳起优美的舞蹈,那种舞姿,那种韵味,怎么能与“囚犯”联系起来呢?她们多么有活力啊,年轻、漂亮、聪慧、灵动,是什么让她们走进了高墙啊?还有那位朗诵的服刑人员,一开口便听出不一般,语音纯正,气质非凡,她原本该是多么优秀的人才啊!

    回程的车上,姐妹们说着、唱着,为表演的顺利成功,而我一路无语。我是个情感神经比较迟钝的人。在现场临别时,姐妹们都泪流满面,可我没有,虽有几次喉头发紧鼻头发酸,但我的情感总要经过一番酝酿,很难一触即发。

    我自知是个理性多于感性的人。在车上,我一遍一遍地想: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妇女和未成年人犯罪的比例明显上升,这是为什么?市场经济的冲击导致妇女的生存压力加大吗?金钱的诱惑,体制的缺陷,教育的不足,价值观的扭曲等等,这些无不是深深的黑洞。

    真的希望,不再有黑洞。真的希望,阳光永驻于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