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珠溪河

发布者:cfh 发布时间:2014-10-09 10:14:08字体大小:【
标签:

    梦是静下来才做的,这并不妨碍梦里的喧嚣。
    想来,没有看见那条河已经四百多个日夜了,由此,也发感叹时间的去向。有人说过,中年人是常有感叹,而少有感动,常有哀愁,而少有激情的年龄。一天,一周,一月,一季节,一年,转瞬即逝,犹如河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总是那么不急不缓地流走,或是溜走。
   时常会在梦中,或是酒浓后,会想起一条河流——珠溪河。梦中的珠溪河犹如静静的顿河,河水恩泽着大地,滋养着沿河的百姓,浇灌着万年稻作。又恰似生命中的河流,流淌在心底,润泽着心田。
   初识珠溪河是一个阳光明媚,春风熙和的早晨,带着欠缺睡眠的惺忪,饱含对全新工作、生活环境的期待,怀揣即将步入中年而难得的激情,走上河上的桥。但见,河水清澈,水草肥美,河面宽阔,间或浅滩,错落有致,水流舒缓适中,河里树影婆娑,鱼虾依稀可辨。这一刻,我毫不犹豫地爱上了这条河。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爱并未像诸多男女间的一见钟情慢慢褪色,变得乏味,甚至移情别恋,而是爱得更加深沉和迷醉。
   有了爱,一切便自然而然。爱一个人也是如此,心有所依,一切围绕所爱的开始探寻,犹如满心欢喜开采一个矿藏。以此,证明、诠释和延伸爱的内涵。
   但凡河流总该有个名字,就像只要是妈生的孩子,哪怕是毛毛、狗狗等,虽然外人看来俗气了点,但无不饱含挚爱。名字是符号,同时也是象征。河流是大山的孩子,孩子在众多溪水的浇灌汇集下,逐渐成长,以致波澜乍起,学着磅礴,最后,奔流到海不复返。而孩子以蒸腾化雨,伴随着雷霆万钧的这一特殊方式予以反哺。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大山孕育大江大河,小山孕育小溪小河。山的雄浑宽厚与水的钟灵毓秀犹如姊妹,总是形影不离,仁智兼得。
   初闻其名,误以为是“朱熹河”。理由是南宋大儒朱熹出生地婺源与此河相去不远,由此猜想朱子为官、讲学是否曾途径这条河流,并喜欢上了,后人为纪念而取此名?一条河流,冠名中自然与人文完美结合,这就是文化,就像河水的恩泽大地,潜移默化,润物无声。转念,其所倡导的“存天理,灭人欲”。其实古今中外,人始终在天理(西方的上帝)和人欲(私欲、个性解放)之间徘徊着、摇摆着、平衡着、挣扎着,天理也可作对天地万物所存的敬畏心和仁爱心,而人的欲望是贪婪的、无限的,倘若心中无所禁忌,了无牵挂,那人容易沦为动物。而一味地强调天理,而忽略人欲,灭绝人欲,个性禁锢,其结果也将是灾难性的。其取舍应该是审慎的、小心翼翼的。“存天理,灭人欲”却被后来的封建统治阶级用来愚弄老百姓的借口和托词。打着天理的幌子,禁锢思想,灭绝人性,欺压百姓。用今天的话来说,对自己自由,而对他人的马列。恰似一个道貌岸然的人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背后却做着肮脏的勾当,而为人不齿。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便是伪善,是披着羊皮的狼,或是为虎作伥。试问,倘若人欲了无,天理何在?这么想来,朱熹这条思想河已经流淌了八百多年,还是不再流淌下去为好。否则,思想腐化、没落、保守,个性丧失,固步自封还将继续,将把国家和民族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再闻,珠溪河。河中有溪,溪中有河,溪河兼得,终归是河。河没有遗忘涓涓细流,像树不忘根,人不忘本,本末不能倒置,是感恩,也是回馈。既有溪的纤细与羞涩,又有河的壮美与包容。结合珍珠之乡的美誉,珠溪河似乎恰如其分,顺理成章。
   清晨的珠溪河是安静的,同时也是喧闹的。静静的好理解,五点多种,太阳要升起,但还未升起,万物也随太阳,享受最后的静谧,偶尔菜农过桥都小心翼翼,免得惊扰他人。喧闹就不大好理解了,这一场景时常萦绕心间,挥之不去,其实,并不想挥。盛夏的清晨,沿着河岸,树木葱茏,虫鸟还未醒来。跑步,捎带欣赏旁边的风景。河边星星点点,是萤火虫?萤火虫应该也睡觉了。稍近,是灯光,沿着河流一字排开,灯光在水面荡漾。再近,听见了敲打声,此起彼伏,和着妇女们的说说笑笑。原来,那是妇女们在洗衣服,灯光映衬着“来自星星的你”。安静的河流变得沸腾喧闹。我被眼前的这一画面惊呆了,仿佛时光倒流,美好记忆的被重新唤醒,情感的阀门被打开。二十年前,我曾经在我的老家的水库边多么熟稔的场景,此时此刻重现。很多年了,不曾看过,记忆由此深埋!
   其中传递出这么几个信息:一是水质好,否则不可能用来洗衣;二是勤劳,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能把握早晨,也就把握了一天,能把一天天把握住,也就把握了一辈子,她们无疑把握住了;三是淳朴,现代化,人的劳动强度慢慢降低了,以至于将来的将来,人的脑袋特大,而四肢萎缩,因为缺乏锻炼;四是环保,她们家里应该都有洗衣机,很多是一键操作,但她们没有去用,不单单是为了省电省水,更多的是投入大自然当中,那里有她们心底仅存的一汪净水;五是和谐,说说笑笑,谈天说地,东家长西家短,从孩子到老公,从老公到别人的老公,从别人的老公到别人老公的女人,这样无限延伸,就像探讨鸡和蛋的谁先谁后的问题,没完没了,欲罢不能。当然也有伤心难过的事情,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是不如意十有八九,说出来就好了,往往沉重的问题,在其他妇女的荤笑中、点拨中、启发下,一切的问题慢慢地变得不是什么问题了,问题是如何享受生活所赐予的喜怒与哀乐。
   白天的珠溪河,倘若晴空万里,远远望去,珠溪河犹如一条青绿的绸缎,萦绕在小县城,随意而洒脱。若是雨天,那种不大不小的雨就更佳。白天因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稍显单调,缺乏朦胧美,挤占了可供想象的空间。其实人的很多智识源于想象。如果没有想象的话,人类估计还停留在神龙宫旁的仙人洞的远古时代。想象是翅膀,想象是无边无际的,可上天,可入海,可站在山巅俯瞰,可盘踞山谷仰望,也可想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想象是美好的,一个没有想象力的人往往是乏味的、单调的、刻板的,他的生活也注定的二维的。有了想象,插上梦想的翅膀,他的生活将是色彩斑斓的,无限拓展了多维空间。一想结果就远了,拉回到珠溪河,她也有很多想象的空间。看着小鱼小虾结对成群,我们会去想是否会有大鱼在河流深处潜伏着。鱼钩放下去,我们会去想象,鱼儿是否会途径垂钓点,诱饵它们是否会喜欢。当鱼钩突然下坠,在猛拉的一瞬间,鱼钩上是条什么鱼,有多大,等等。阴雨天,带着一点雾气缭绕的珠溪河是婉约的、纤细的,犹如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倘佯在珠溪河畔的湿地中间,容易忘记时间,忘记自己。
   傍晚的珠溪河是温柔的、妩媚的。华灯初上,霓虹闪烁,照亮了不远处的行政楼。一对对情侣,挽手信步于珠溪河畔,享受着人生的美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得一知心爱人,人一生足矣。广场舞激荡飘逸,男男女女,伴随着韵律,搔首弄姿,左右摇摆,不管是年轻,抑或是年长,无一不在绽放生命的活力与光彩。
  时常路过的桥下的珠溪河呈南北走向,但到了珠溪桥变转头朝东了。大江东去,这是大势所趋。人生和社会也会有曲折,有迂回,但总体是向上的,进步的。曲折和迂回中,不能迷失方向,更不能迷失自我,需要坚守心中的坚守,因为柳暗花明又一春,届时,将别有洞天,而豁然开朗。
   地理上,珠溪河与我渐行渐远。心里,珠溪河在心中波澜起伏。
   人生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但,至少,我曾踏入过。
   但愿,且行且珍惜,让珠溪河一直流淌下去,以至万年长青…… 

                                   王迪旻 完稿于20140503子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