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石头的“前世”“今生”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06-20 17:46:38字体大小:【
标签:

向东   1.jpg

向东 2.jpg

作者近影

    从婺源一个小小村落迁至万年县古镇,至今我算是第二十四代传人,至于家族为何迁移,因为没有查阅过族谱,详情不得而知,我所知晓的只是父辈们告诉的一些零碎往事,那些往事还只能从一块石头说起。
    明朝初年,古镇也叫做石头镇,悠悠乐安河水静静地流淌,就像经年往事荡过古镇的西南角。一缕阳光、一帆桅影,岁月和乐安河的水一样把我们家族送到这方土地,一个家族就这样踏上了古镇的河埠头。穿越古镇大街小巷,踩着咯咯作响的石板路,在古镇穿梭的人群中,偶尔可以看见我们家族人的身影,我们家族从此在这里落地生根、繁衍生活。
    到我太曾祖父一代正是清朝盛世,那时候古镇只有一条笔直的石板街,两边低矮的木板商铺,向从乐安河边观音阁河埠口上岸,南来北往的人们述说着它的古老与繁华。我的太曾祖父是一个地道的商人,开的是古镇上仅有的一家面馆,由于太曾祖父一生为人和善,左右逢缘,功于经营,面馆越开越大,那些由水路上岸的商客,每每来到古镇都忘不了饱食一顿我们家族面,”面馆内十几个小伙计“噔、噔、噔”地楼上楼下跑个不停,喊着“碱水大碗面一碗喽”、“光面三碗”......。
    面馆里每天满座,伙计们的吆喝和算盘子哔哔啪啪拨打的声音,以及客人的嬉笑、闲谈声夹杂在一起,面馆里好不热闹。
    可是,有一天傍晚,打样后,一阵狂风暴雨突然袭来,直到后半夜三更天,“轰隆”地一声响起惊雷,闪电划过古镇上空,犹如火球一般的闪电降落在面馆屋顶,面馆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半夜惊醒的人们,无法扑灭这突如其来的大火,面馆眨眼化为灰烬。作为面馆掌柜的,我的太曾祖父欲哭无泪,从此一病不起家境聊困。临终时,太曾祖父靠卧床榻,用颤巍巍的手从床枕下,拿出一块石头交到了我曾祖父的手上,说:天火灭我呀,偌大面馆化为灰烬,唯有留下一块石头。说完便离开了人世。
    太曾祖父去世后,我的曾祖父一直将这块石头珍藏着,石头只有巴掌大小,里外全黑,黑亮亮的照人可见。后来曾祖父也想过重振面馆,可当看见这块黑色奇异的石头,曾祖父便打消了念头,学起了郎中,曾祖父说:石头有一种坚硬的性格,能学些医术为大家治病,又何尝不可。
就这样,这块石头一直传了下来。
    随着时代变迁,我的爷爷同样没有去开面馆,爷爷在我曾祖父去世后,成了名扬方圆几十里的道士,逢人丧事做法场,遇到穷人分文不取,爷爷常说:人为本,石头为凭,人讲究的是一个善德。
    文革时,爷爷将家谱和他做法事的器物一烧而尽,唯一留下的就是这块石头。
    石头不老,岁月已去。2000年11月下旬,病魔缠身的父亲,带着事业未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病重期间,我曾问过父亲这块石头的来历,父亲不无伤感的说:这块石头黑色照人,就像我们家族的   前世今生,它见证了我们家族几代人的历史。(作者 汪向东 获2014年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全国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