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祖心中的米谷神

发布者:ssy 发布时间:2014-04-21 21:09:10字体大小:【
标签:

    祖祖是家乡对爷爷的称呼,我们都习惯称爷爷为祖祖。祖祖1973年去世,已经四十多年了,我还常常念着他。他生前话不多,乡亲们都说他忠厚老实、吃苦耐劳。由于年轻时过度劳累,留下了腰痛的病根,快到70岁,他就再不能干弯腰负重的农活了,但他还是闲不住,就经常给大家编草鞋绞绳索,或者收获稻子的季节,就帮着晒谷子,看管鸡鸭猪牛,不让糟蹋粮食。小时候因为没有幼儿园,总是祖祖带着我玩,看他编草鞋绞绳索,跟他驱赶偷吃的禽畜,也老缠着他讲故事。他给我讲的最多的是米谷神和龙的故事,尤其对米谷神百说不厌,我也是百听不厌。

我祖上家境不好,公公给五个儿女只留下几小块旱地和一季稻田,因为旱不保收,一家人总吃不饱饭。祖祖是长子,养家的重担很早就落在他身上。他一生面向泥土背朝天,就盼着能有好收成,总期待米谷神能光顾那几丘稻田。祖祖说,米谷神光顾了就会长谷王,谷王比一般谷粒大许多,跟蜜蜂的蜂王一样,总要比工蜂大好多。我觉得好奇,就向他提出好些问题:谷粒那么多,怎么会发现谷王呢?用谷王做种子会长很多谷王吗?谷王好吃吗?……如此种种。他总会耐心给我解释,只要在收割、打谷、晒谷、扇谷时多留心,就会发现谷王的;谷王有灵性,不能吃,吃掉它是不敬,以后够得饿肚子;谷王也不能做种子用,它是米谷神的替身,米谷神上天了,谷王就承担米谷神的责任。我又问祖祖,米谷神上天干什么?他说米谷神上天汇报人间是不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如果人间受水旱之灾,玉皇大帝就会责罚司布风雨的青龙。这样,他会讲出很多关于龙的故事来。
祖祖讲,农历三月初三是分龙的日子,如果本地分到一条勤龙就会风调雨顺,分到一天懒龙就有水旱之灾。大家都盼着能分到一条勤快的好龙。祖祖还说,本村南边的雩紫峰和北边的崖树尖是共一条龙路,如果雩紫峰和崖树尖下雨,本地一定会有雨。所以当东边和西边雷雨交加,村民们都不会抱很大的希望会下雨,因为不共龙路,龙路就是雨路。但是,我祖祖还是会出门看天象,如果东边或西边的雨下过来了,他就说今年青龙相合,意思是东边和西边的龙与本地的龙合得来,会互相帮忙。
有时,我会刨根问底,问谷王到了自家田里有什么好处。祖祖说有谷王,米谷神就会常来看望,这样丰收就有把握。因为龙不能偷懒,瘟神也不敢危害稻子,它们担心米谷神会到天上向玉皇大帝告他们的状。
我还清楚地记得,祖祖和祖母讲述从前祭祀谷王的情景。谷王也叫谷王娘娘,祭祀的时候很有讲究,要等到稻谷晒干扇净,准备入仓的傍晚举行仪式。家人先把谷子入仓,只留下一撮斗谷子。然后在仓前点燃香烛,摆好桌子,把家里最好的食物都供上,鸡鸭鱼蛋自是不能少的,还要蒸上满满一大甑米饭放在仓前。全家人一起到场,站在家主身后,每人手拿一支点燃的香。家主穿蓑衣带斗笠,双手捧上收藏的谷王,轻轻送入谷仓,然后把留下的一撮斗谷子倒入仓里盖上谷王,上好最后一块仓板,贴上封条封仓,封仓后再放一挂爆竹。第一次放谷舂米也有讲究,必需选个吉日,农家自己选日子就是初三或十一,俗称“初三、十一省得择日”。也有人家请风水先生挑个好日子。
祭祀谷王隆重的时候,还要把农具都摆到仓前,连耕牛也要煮谷子给它加料。如果哪家得了谷王,全村都会高兴,因为这预示着当年会风调雨顺。我祖祖只有一季稻田,一年最多得到一次谷王,有幸运的人家早晚稻都收获谷王,那是双喜临门,秋收后入仓时,亲友还会道贺,东家会用大禾米果子和麻糍招待来客。实在奇怪,据说,一家一季稻子不会收获多粒谷王。祖祖说,王是不能多的,多了就会乱,像蜜蜂,王多了就会闹分家。
我祖祖每当讲起米谷神的故事都用一种敬畏的口气,他说,米谷神是万能的,除了保护人有饭吃,还能驱邪攘灾。比如,小孩受到惊吓,轻微的就让小孩到米桶里站一站,晚上就不会惊醒哭闹。严重的就用一碗米,拿受惊孩子的衣服包住碗口,一边念着咒语,一边把米碗在孩子头上转八卦图,或者把施过咒语的米碗放在受惊孩子的枕头边,这样孩子就能安然入睡。如果田野还有未收获完的稻子,人们走夜路不用害怕,因为有米谷神镇邪。农村建房子,上梁时要用米袋子兜粮(梁)才吉利。如有人过世,寿材中会放入米茶,好让逝者走得安详。入葬还要把五谷撒入墓穴里,据说这样可以化悲痛为力量,今后会子孙兴旺。祖祖说这都是米谷神的法力无穷,他年轻有时出远门,首先必备的就是带上一袋米,他要手中有粮,才会心中不慌。
他不但对米谷神虔诚,还对很多天神崇拜。每到夏日之夜,家人搬竹床到露天乘凉,祖祖总是一遍一遍指教孩子们认天上的星辰,说这个星是什么神,那个星是什么仙。我记忆最深的是天南边上空有一串群星联成的老君像。祖祖说,老君坐,人间饿。老君跪,人间吃陈米。我细看老君,有鼻子有嘴,下巴清晰可见,还飘着银色的胡子,头上戴着一顶当代时尚女性流行的贝雷帽。老君的上半身还模糊能辨,可我无论如何也看不到他的双腿在哪里,更不知老君是跪是坐。要祖祖指教我,他只说,老君把脚藏到天河后边,小孩子看不见,长大了就会看见的。我疑惑不解,常常望着天河边的老君,心里很纳闷,觉得老君好奇怪。为什么只让小孩子看见他的头,不让看见他的脚?现在我才明白,原来老君是跪在祖祖的心目中,他总希望人间有吃不完的米。是呀,一个银须飘飘的长者,在漫漫岁月中,为求得人间温饱,长跪苍穹是多么寂寞难熬。祖祖多么希望老君能坐下来歇歇,又怕人间食不果腹。他不情愿老君跪,又盼望老君不会坐,好在老君把下半身隐藏在天河背,给我祖祖想像的空间。
祖祖曾感叹世道在变,谷王不见了。但民以食为天,是祖祖永远的天理,他对米谷神那份敬畏之情自始至终都没有泯灭。(彭元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