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起小孩溺水死亡事故引发的民事诉讼案

发布者:cmt 发布时间:2013-04-11 16:14:09字体大小:【
标签:

        ■案情

        2011年6月18日,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原江西庆江化工厂发生一起2名小孩不幸溺水死亡事故。

  受害人肖某(女,11岁)、左某(女,12岁)结伴前往附近原江西庆江化工厂玩耍,不慎掉入厂区内一水塘中溺水死亡。

  事发地(水塘),位于原江西庆江化工厂厂区,由一片低洼地雨水积累形成,水塘周围未设置任何防护措施,也没有设置醒目的安全警示标志,形成时间距事发时间有七、八年之久。

  江西庆江化工厂,系江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以下简称省科工办)的下属单位,是经全国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领导小组批准的国家政策性破产企业。

  事故发生后,因多次协商赔偿一事未果,受害人家属以水塘未设置警示标志并采取相应的安全措施导致受害人溺水死亡为由,遂以江西庆江化工厂破产清算组(以下简称厂清算组)、省科工办、青原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区政府)为被告分别诉至吉安市青原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区法院),要求三被告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赔偿每个受害人家属各项损失419260元[其中丧葬费17027.5元、死亡赔偿金349900元、误工费2332.5、精神损害抚恤金50000元]中的80%即335408元。

  2012年10月26日,区法院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审理。

  主要证据材料:

  一、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市法院)裁定书1份。用于证明:2007年4月11日,市法院裁定破产还债,并成立厂清算组接管破产企业并负责破产财产的保管、清理、估价、处理、变卖和分配;原江西庆江化工厂裁定破产程序终结时间是2011年6月30日。

  二、协议书1份。用于证明:市法院裁定终结江西庆江化工厂破产程序后,厂清算组仍然存在,继续履行相关职能,管理破产财产,负责破产工作后续遗留问题,省科工办承诺如果要承担责任,则由厂清算组先行赔付,在不能赔付的情况下由其赔付的事实。

  三、2010年12月6日,区政府与省科工办签订了《收购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合同》(包含事发地在内,以下简称《合同》),并于2011年1月20日向省科工办支付了土地收储保证金100万元。

  四、2011年6月24日,区政府与省科工办又签订了《收购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并于2011年7月4日、8月24日,区政府向省科工办分别支付了5000万元、2650万元的全部土地收购款。

  《补充协议》中,其附件《租赁合同明细表》,用于证明2010年厂清算组还陆续与他人(16家承租方)签订了1年的有关厂房、土地的租赁合同,租赁到期的最后期限为2011年10月14日。

  《补充协议》中,关于地上建筑物、附着物的归属及处置问题,双方约定“已出租的厂房、土地,由厂清算组负责与承租方在租赁期满时终止租赁协议,租赁终止前,所发生的一切责任事故,由厂清算组承担。”及“地上建筑物、附着物由厂清算组负责在土地挂牌前一个月依法依规做拆除处置。”

  ■争议焦点

  一、谁是承担赔偿责任的主体。

  省科工办、厂清算组辨称:其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合同》签订后立即生效,并且其已将有关土地使用权凭证及相关土地交给了区政府使用和管理,土地使用权的主体随即变更为区政府,其在事发时对土地没有安全管理义务。

  区政府辨称:其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事发时,区政府与省科工办只是签订了一个意向性的《合同》,由于未经变更登记这一法定程序,土地使用权仍属厂清算组;其次,土地及土地使用权属凭证并未实际交付,区政府对土地并没有进行管理,厂清算组仍对相关土地及地面建筑物进行管理和收益。

  二、原告计算赔偿金额的标准及要求被告承担的赔偿责任比例是否过高。

  省科工办、厂清算组辨称,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恤金过高且要求被告承担赔偿责任比例偏高。

  ■一审判决

  2013年4月1日,区法院依法分别作出判决:一、厂清算组赔偿原告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误工费损失184630元[其中丧葬费17027.5元、死亡赔偿金349900元、误工费2332.5元]及精神损害抚恤金25000元合计209630元;二、省科工办对厂清算组以上赔偿款项不足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理由如下:

  被告省科工办、厂清算组辨称,《合同》签订后立即生效,并且其已将有关土地使用权凭证及相关土地交给了被告区政府使用和管理,土地使用权的主体随即变更为被告区政府,其在事发时对土地没有安全管理义务。第一,厂清算组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事发前已将土地使用权的权属凭证及相关土地交付被告区政府管理和使用;第二,2010年被告厂清算组还陆续与他人签订了1年有关厂房、土地的租赁合同,租赁到期的最后期限为2011年10月14日,其辨称土地收购合同签订后就未收取过租金,但其亦未提供证据证实,故其租赁行为证明其一直在行使处置破产企业财产的权利;第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一款“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的规定,虽然被告省科工办与区政府之间签订了《合同》,但该合同属于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后才生效的合同,现被告之间并未就土地使用权办理变更登记手续,并且被告区政府在事发后的2011年6月24日还与被告省科工办就《合同》未尽事宜又签订了《补充协议》,双方约定了地上建筑物、附着物由厂清算组负责在土地挂牌前一个月依法依规做拆除处置的内容,之后双方按合同约定内容履行了相应的义务,故两被告的辨称于法无据,不予采信。

  原告作为受害人的法定监护人应对其进行安全教育和切实的监护、管理,但原告没有尽到足够的安全监护义务,致使受害人外出玩耍时不慎掉入水塘溺水死亡,应对死亡承担50%的民事责任。事发地水塘位于原江西庆江化工厂厂区内,长年积水形成,该厂对水塘负有安全管理的义务,并且该水塘距离生活住宅区较近,存在着安全隐患,应当采取相应措施来消除隐患,但其疏于管理,即没有在该水塘的四周设置安全防护措施,亦没有在水塘周边设置明显的警示标志或者将该水塘填平。该厂宣告破产后,被告厂清算组接管并负责该厂财产的保管、清理、估价、处理、变卖和分配,其在接管期间对水塘亦未尽到安全管理的义务,致使溺水死亡事故发生,其存在一定过错,且该过错与死亡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故其亦应承担50%的民事责任。考虑原告精神上造成巨大痛苦,结合本地的平均生活水平,酌定精神抚恤金25000元较适宜。

  被告省科工办是原江西庆江化工厂的主管部门,同时又是签订《合同》和收取土地收购款的主体,故其对被告厂清算组赔偿不足部份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被告区政府在事发时尚未取得对包含事发地在内的土地进行管理和收益的权利,其依法不承担本案的民事赔偿责任。

  ■评析

  笔者总体赞同法院的判决观点。本案的关健在于弄清楚土地使用权人和土地实际管理人。

  一、事发时,区政府未取得事发地土地使用权。

  我们不难理解,一般法人、个人之间的土地权属改变,是以变更登记发生效力。而政府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是否也是以变更登记发生效力呢?

  现实操作中,由于政府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时,程序较多、时间较长,很多国有土地使用权人认为,把权属凭证和土地交给政府后,其土地使用权就随之转移、消灭。本案厂清算组、省科工办就是持此观点。

  笔者认为,注销登记是土地使用权消灭的法定程序,政府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也是如此。

  《物权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土地管理法》第十二条规定,依法改变土地权属和用途的,应当办理土地变更登记手续。原《闲置土地处置办法》(国土资源部第5号令,1999年4月28日施行)第三条第一款规定,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对其认定的闲置土地,应当通知土地使用者,拟订该宗闲置土地处置方案,闲置土地上依法设立抵押权的,还应通知的抵押权人参与处置方案的拟订工作。处置方案经原批准用地的人民政府批准后,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组织实施。第五条规定,依照本办法第四条规定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的,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报经原批准用地的人民政府批准后予以公告,下达《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决定书》,终止土地有偿使用合同或者撤销建设用地批准书,注销土地登记和土地证书。

  虽然,2010年12月6日,区政府与省科工办签订了《合同》,并支付了100万元的土地收储保证金。但这只是双方达成的一个收购意愿而已,合同成立并生效,并非其土地使用权就此转移和消灭。

  省科工办、厂清算组认为,《合同》签订后立即生效,并且其已将有关土地使用权凭证及相关土地交给了区政府使用和管理,土地使用权的主体随即变更为区政府,其在事发时对土地没有安全管理义务。

  笔者认为,对于土地使用权来说,其就是在《合同》签订后,已将有关土地使用权凭证及相关土地交给了区政府使用和管理,又有何用?这如房屋交易时房主把房产证和房屋交与买方使用是一样的,只要未登记过户房屋产权仍属卖方房主。由于未经注销登记这一法定程序,土地使用权就未消灭,土地使用权仍属厂清算组。

  二、事发时,土地并未实际交付,土地的实际管理人仍为厂清算组。

  事发时,土地是否交与区政府实际使用和管理呢?

  本案事实是:2010年12月6日,区政府与省科工办签订了《合同》,并于2011年1月20日向省科工办支付了土地收储保证金100万元;2011年6月18日, 2名小孩不幸溺水死亡事故发生;2011年6月24日,区政府与省科工办就《合同》未尽事宜又签订了《补充协议》,并于2011年7月4日、8月24日,向省科工办分别支付了5000万元、2650万元的全部土地收购款;付清全部土地款后,省科工办才将土地权凭证及土地交付给区政府使用和管理。

  然而,省科工办、厂清算组认为,《合同》签订后,其已将有关土地使用权凭证及相关土地交给了区政府使用和管理。

  只有在付清全部或大部份价款的情况下,交付土地权凭证及土地才符合常理。2010年12月6日,区政府与其签订了《合同》,并于2011年1月20日向其支付了100万元的土地收储保证金。试想,收购总价格近8000万元的购地款,只付了100万元保证金,作为出卖方就把土地权凭证及土地交付给购卖方使用和管理,这合常理吗?

  虽然,省科工办、厂清算组这一观点不符常理,也不符事实,但打官司就是打证据。本案中,土地并未实际交付,关键证据是《补充协议》:

  《补充协议》中,附件《租赁合同明细表》可以看出,2010年厂清算组还陆续与他人(16家承租方)签订了1年的有关厂房、土地的租赁合同,租赁到期的最后期限为2011年10月14日。厂清算组辨称土地收购合同签订后就未收取过租金,但其未提供证据证实。

  《补充协议》中,关于地上建筑物、附着物的归属及处置问题,双方约定“已出租的厂房、土地,由厂清算组负责与承租方在租赁期满时终止租赁协议,租赁终止前,所发生的一切责任事故,由厂清算组承担。”及“地上建筑物、附着物由厂清算组负责在土地挂牌前一个月依法依规做拆除处置。”

  笔者认为,省科工办、厂清算组的观点只是口说无凭,假若区政府没有《补充协议》这一关键证据,法院也应根据常理来决断证据的证明力。

  由于政府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程序较多、时间较长,土地使用权注销登记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实现得了的事,作为原国有土地使用权人,应如何规避自己的法律风险呢?笔者认为,其可以搞一个交接议式,把土地的实际管理权交与政府。本案法院要其提供证据证明,应是指这方面的证据。

  ■案后感

  笔者全程参与了这宗“民告官”的民事诉讼案的前前后后,事故调查、起草事故调查报告、参与诉讼代理……

  这是一起政府收购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而惹的“祸”,也是一起生产经营单位破产遗留问题引发的“生产安全事故”。由于溺水死亡事故发生,把区政府无辜的引入赔偿责任的纷争之中。事发时,区政府只是在事发之前签订了一个《合同》,并支付了100万元保证金,区政府既不是土地使用权人,也不是土地的实际管理人,区政府也觉得冤,却又无奈。一方面,受害人均为青原区当地居民,老百姓遇事当然是寄希望于地方政府解决;另一方面,由于原江西庆江化工厂破产后的具体事务一直由该厂有关人员具体负责,其认为此事故与省科工办无关,而省科工办又是省级部门机关且远在省会城市。依法原江西庆江化工厂、厂清算组(证明仍存在的协议书,笔者庭审时才听说)已不存在,省科工办又自认无责任,一起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成了无主之债。

  其实,事故发生后,2011年7月26日,受害人家属就以原江西庆江化工厂为被告向区法院提起过民事诉讼。2011年8月,区法院以江西庆江化工厂于2011年6月30日被市法院裁定终结破产清算程序及所涉土地使用权又于2010年12月6日被区政府收购为由,认为江西庆江化工厂不是适格被告,分别裁定驳回起诉。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后,受害人家属转而向区政府多次信访,要求处理。

  2012年9月,区政府指示区安监局牵头,成立了由区安监局、区政法委、区信访局、区人劳局、区公安局、区司法局等有关部门单位人员组成的事故调查组,展开事故调查。经过全面调查后,笔者曾多次要求该厂有关人员、省科工办前来协商好好处理此事,有什么证据可以拿出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双方有责任双方赔,可对方就是说与自已无关,无奈之下,区安监局协助受害人家属走司法程序。

  一宗普通的人身损坏赔偿案件,自2011年6月18日事发至2013年4月1日一审判决,却历经近2年之久。民之伤,谁之痛?

(曾昭锦)